×

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
挖貝網> 港股> 詳情

安踏體育的成人禮 扛住渾水5次做空

2019/7/23 17:40:01      挖貝網 張竇

成就都是被委屈撐大的。安踏體育(02020)最近對這句話有著無比深刻的體會。1個月內,被著名做空機構渾水連續5次做空,公司除了發布澄清公告外毫無還手之力。

自從新浪、搜狐、網易等一批互聯網企業登陸境外資本市場后,做空機構就如影隨形。阿里、京東、新東方、360、分眾傳媒等這些頭部互聯網公司都曾被做空機構盯上。用積極面看,境外上市公司被做空機構盯上是其成人禮,無論最后股價是漲還是跌,對這些公司來說都有積極的意義。

從目前股價走勢來看,安踏體育算是扛住了渾水的壓力測試。

渾水連出5份做空報告

渾水為做空安踏體育做足了準備。在1個月內,連續拋出5份做空報告。內容包括利潤造假、內部腐敗、欺詐性財務數據等各個方面。

仔細分析相關報告,渾水做空的核心,就是安踏體育和經銷商扯不清的關系。

1.jpg


(渾水五份報告做空安踏)

在第一份報告中,渾水就稱,安踏多名高管一致確認,安踏通過晉江韻動商務咨詢有限公司控制著一級經銷商人事任命權、經銷商的全國調動,甚至是經銷商公司員工的工資發放。而晉江韻動的實控人,正是安踏創始人、董事會主席兼CEO丁世忠。

渾水認為,安踏通過秘密控制經銷商從而實現形成高利潤率,涉嫌利潤造假。

這一指控,導致安踏體育在港交所股價出現了7%左右的下跌。

一家上市公司被指控利潤造假,那是非常嚴重的。但僅7%的跌幅,顯然沒有達到渾水的目標。為此,渾水緊接著拋出第二份做空報告,指控安踏涉嫌內部腐敗。

報告稱,2008年,安踏以1.87億元出售分銷國際品牌零售業務的上海鋒線。當時,上海鋒線運營著安踏的國際品牌代理零售業務,與Adidas、Reebok和Kappa等國際知名體育品牌都簽訂了分銷協議。安踏還在2007年報中稱,上海鋒線零售額超出預期,并預計這塊業務還會不斷發展。

在渾水看來,這明顯是一塊優質資產。而安踏體育賣掉這塊資產卻只拿到600萬元現金,剩下的1.81億元被用于支付上海鋒線的供應商欠款。

而這次轉讓的最終受讓方為陳丁龍,是安踏體育關聯公司的重要股東。

對10年前一起交易發起“指控”,資本市場對此沒有什么反應,公司股價波瀾不驚。

在第三份做空報告中,渾水公司出示了更有證據的指控,稱安踏旗下斐樂品牌門店數量存疑。渾水表示,安踏在上市財報中表示公司直接擁有Fila中國門店,但Fila北京的實際運營者是安踏經銷商蘇偉卿,與公告內容不符,存在欺詐性財務的可能。

對安踏的做空,渾水做足準備。3份報告下來,資本市場反響不大。渾水在第四份報告對前三份報告中提到的指控提供了更多的證據,并稱安踏前幾次回應都是“套路”。與此同時,很快拋出第五份報告,并稱安踏可能已秘密控制其最大的第三方供應商,并將生產成本轉移到這家供應商上。

對一家公司連發5份做空報告,還是非常罕見的。安踏體育不幸命中,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。

渾水踏空

連出5份做空報告,渾水下的力氣不可謂不大。然而,資本市場反應并沒有按照渾水的預期走。截至到目前,安踏體育的股價不但沒有跌,反而比第一份做空報告出爐的時候還要高。

安踏今日更是在盤中創出歷史新高,59.95港元/股!這不僅出乎渾水的意料,也出乎市場的意料。

安踏體育憑什么?

產品方面實現從大眾市場到高端市場、從時尚定位到專業定位全面覆蓋。先后收購了意大利FILA、日本Descente等眾多海外知名的運動品牌。截至2018年末,公司在中國的安踏店上萬家,在中國內地、港澳及新加坡的斐樂專賣店共1652家,其余的DESCENTE、KOLON SPORT、SPRAND在中國店鋪數量均上百。

2.jpg

3.jpg

(安踏多品牌戰略發展情況)

重視產品研發與創新。截至2018年末,公司參與研發設計的人員超1200人,2018年研發投入近6億,占銷售成本的5.2%。2016年至2018年,公司研發支出合計超過14億元。

業績好,才是硬道理。近三年來,安踏收入、凈利潤規模均保持著15%以上的增速。2018年,公司營業額241億元,凈利潤41億元,同比增幅均超30%。今年上半年經營溢利將增不少于50%。

高速發展,將原來國內體育運動品牌老大李寧公司趕下了市場老大的寶座。去年凈利潤是李寧的5.7倍。

從市值來看,安踏體育達到1600億港幣,比李寧公司高出1150億港幣。僅次于耐克和阿迪,成為第三大市值運動品牌。

被做空,中概股們的“成人禮”

被做空,在西方資本市場其實是件司空見慣的事情。國內企業也不例外,阿里、京東、58同城、蒙牛乳業、分眾傳媒、新東方、360、分眾傳媒、唯品會等國內巨頭都曾被做空過。

一位熟悉西方市場的人士稱,中概股頻頻被做空,與境外資本資本市場的治理機制有關。在美國等資本市場,行政監管力量有限,做空機制成為監管層保護中小投資者的重要市場手段。淡定應對機構的沽空,成為中概股們在境外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考驗,是一場“成人禮”。

不過,對于西方市場的做空機制,各家的表現還是不太一樣。

2011年11月21日,納斯達克上市的分眾傳媒被渾水沽空,股價暴跌40%,隨后,渾水陸續再發4篇做空報告。最終,2013年5月,分眾傳媒完成私有化,退出納斯達克市場。同樣在2011年被渾水盯上的展訊通信,也于2013年末從納斯達克退市。

不同于分眾傳媒等的命運,2012年7月18日,新東方的經營方式、盈利能力被渾水質疑,隨后,股價在暴跌兩日后開始反彈。目前,新東方股價已是當時的10倍左右。

據挖貝網不完全統計,在過去的9年,渾水做空過14家中國知名企業,除新東方股價上漲外,其余6家退市,1家停牌5年,2家被管理層溢價收購,4家股價大幅下跌。


时时软件